退休老人送1000多辆 公共自行车“回家”
2017-8-29 16:03:13

“早上在白龙桥找到7辆被盗的公共自行车。”

  “下午在金衡街找到两辆被盗的公共自行车。”

  “在双馨路这里又找到一辆被盗的公共自行车。”

  ……

  每天,只要不下雨,55岁的王利民就会去“上班”,他的工作职责是寻找被人丢弃在路边或被人盗骑的公共自行车。但他并没有工作单位,也没有一分钱酬劳,他只是觉得,那些走失的公共自行车就像流浪儿,他要把它们送回“娘家”。三年里,他将1000多辆公共自行车送回了“娘家”。

  退休后寻找被弃的公共自行车,比上班时还忙

  王利民住在婺城区白龙桥镇,以前在核工业269大队做钻探工,2005年内退。

  在王利民年幼的时候,爷爷和姥爷曾教育过他,不要觉得坏事很小就去做,也不要觉得好事很小就不去做。长大读书后,王利民发现,爷爷和姥爷送给他的那句话其实是名言———勿以恶小而为之,勿以善小而不为。一直以来,王利民接受的教育都是要爱护公共财物。在他看来,公共财物甚至比个人财物还重要。

  大概在2014年,公共自行车来到金华。2015年,王利民在婺城区乾西乡一家企业上班,每天早上5点多,他骑着自行车从白龙桥往单位赶,一路上,他看到不少公共自行车停在路边,并没有被停放在桩位里。一开始,他还不理解,租借公共自行车的第一个小时不要钱,第二个小时开始收费,离开桩位的时间越长,费用岂不越高?这些借车人怎么不着急?很快,他反应了过来,这些公共自行车肯定不是被正常租借的。想到这里,他就一手骑自己的车,一手推着那些公共自行车,直到把它们送到最近的站点,放回桩位。就这样,在2015年和2016年,王利民只要在路边看到被人们随意丢弃的公共自行车,就会自觉地把它们送到桩位上。

  2016年12月,王利民在手机里关注了橘子公共自行车服务有限公司的微信公众号,每当看到情况可疑的公共自行车,他就输入自行车的编号,在公众号里查询自行车的状态。有了这个做参考,他寻找公共自行车更加得心应手。从2016年12月至今,他已找到766辆公共自行车。加上前两年找到的,起码有1000多辆。

  今年,王利民正式退休,他不再上班,但并不闲着,只要不下雨,他每天早上6点就出门去找公共自行车。一天不转悠寻找一圈,他就很难受。一些老同事调侃他,你退休了怎么比以前上班时还忙?

  拦截被盗公共自行车,不怕辱骂不惧威胁

  B.

  时间长了,王利民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,即便是在大马路上,公共自行车被人骑得飞快,他也能一眼分辨出来,哪辆车是被正常租借的,哪辆车是被盗骑的。遇到被盗骑的,他就上前去拦。冲突在所难免。

  就在前天上午,在白龙桥一家面馆门口,他发现了两辆被盗的公共自行车,都用锁锁着。他开不了锁,就通知橘子公共自行车服务有限公司的管理员来拉车。哪知道管理员来了后,在面馆吃面的两名女子出来干涉,说自行车是她们租借来的,不让拉走。管理员向王利民说了这一情况,王利民火速赶到现场,指着两名女子说:“你们出来,我们到派出所去一趟,去查一下监控,看看自行车是从哪个站点租借的?用什么卡租借的?”两名女子一声不吭,没有走出面馆。

  王利民义务帮忙寻找公共自行车,没有工作证,也没有工作服。有次,他发现一名男子骑的公共自行车是被盗的,就拦住了他:“不好意思,兄弟,你这车是被盗的,我要拿走了。”“你凭什么要拿走车?”男子很不配合。“就凭我查出你这车是被盗的,不服你报警啊。”王利民理直气壮,男子丢下车走了。

  还真有报警的。一次,一名骑着被盗公共自行车的男子说王利民没有工作证,真的报了警。警察赶到现场,王利民向警察提供了橘子公共自行车服务有限公司的电话号码,工作人员证实,王利民确实是寻找公共自行车的热心市民。这下,连警察都对王利民说:“谢谢你,热心市民。”

  总有不按套路出牌的人。一次,王利民发现几名男青年骑着被盗的公共自行车,要将车带走。男青年威胁他:“欠揍是吧?下次碰到你就打!”王利民毫不胆怯:“有本事现在就来打!”男青年没敢动手,丢下车走了。王利民1米七八的个子,平时喜欢爬山,体格强壮,他很清楚,敢对他动手的人还不多。更何况,他有正义作底气,他相信正气不怕邪气。

  一次在白龙桥叶店村的菜场,一名男子骑着公共自行车买馒头,王利民发现这辆车是被盗的,要将车拿走。男子辩解:“车是被盗的,但不是我盗的。”他与王利民吵了起来,不肯交车。这时,附近的人都围了上来,七嘴八舌,全部向着王利民说话。王利民天天寻找公共自行车,附近的人都知道。最终,男子丢下车子离开了。

  未成年人偷公共自行车父母不管,最为头疼

  C.

  最让王利民头疼的,还是偷公共自行车的未成年人。

  如果抓到这些未成年人,王利民一般要先教育他们。“你们手里的公共自行车是怎么来的?”“拔出来的。”“正常途径是买张充值卡,然后刷卡租借,你们这样取车就是偷窃行为,知道吗?”

  这样的教育,有时候能收到效果。有3名初中生,曾经盗骑过3辆公共自行车,被王利民教育过。王利民后来再碰到他们时,他们都在老实走路,不偷公共自行车了。甚至,有些未成年人还成了王利民的“线人”,主动给他提供“情报”,哪里有被偷的公共自行车,哪个人偷过公共自行车。

  也有一些未成年人,被王利民抓到时,死不承认公共自行车是自己偷的,接下来也不改正。这些14周岁以下的孩子,父母不好好监管,即便听说孩子在派出所接受教育,他们也一点不着急。对于这些孩子和他们的家庭,王利民往往痛心疾首:“小时候都不好好管,放纵他们偷公共自行车,长大了会成什么样子?”

  寻找公共自行车,

  只是想为善美金华出点力

  王利民也有欣慰的时候。他最欣慰的是,在他的带动下,已有不少人加入了他的阵营,一起寻找公共自行车。

  白沙溪畔有个楼盘,楼盘里一名保安看王利民天天这么热心地寻找公共自行车,就问他:“你找一辆车能拿多少钱?”王利民告诉他:“没有钱。”“没有钱你找什么?”对方很不解。后来,保安也会给他打电话,告诉他有几个人偷了公共自行车,丢在溪边。再后来,那名保安看到未成年人骑公共自行车,也会把他们拦下来。因为王利民告诉过他,12岁以下的孩子无法办租借卡。

  王利民有个邻居叫郭师傅,在白龙桥小广场做环卫工。他每天天不亮就骑车去上班,受王利民的影响,一旦在小广场发现公共自行车,就把它们送到附近的桩位上。王利民告诉过他,凡是在外面过夜的公共自行车,基本都是被盗的。

  王利民有个妹妹住在市区某小区,有次,她发现小区地下车库停了两辆公共自行车,其中一辆车的钢丝锁把两辆车锁在了一起。她很聪明,用另外一辆车的钢丝锁把两辆车锁一起,这样盗车人就取不走车了,然后,她把钥匙放在一个角落里,通知了哥哥。王利民赶到后,拿到钥匙,又用橘子公共自行车服务有限公司送给他的工具,打开了盗车人锁住的钢丝锁,把自行车送到了桩位上。

  ……

  自1978年参加工作以来,王利民一直觉得,任何事情,只要有恒心去做,就能带动其他人。

  除了寻找被弃的公共自行车外,看到被胡乱丢弃的共享单车,他也把它们扶起来。

  今年春节期间,王利民找了100多辆公共自行车,橘子公共自行车服务有限公司组织和他一样热心的市民召开座谈会,有电视台来采访。面对镜头,王利民说:“我义务寻找公共自行车,不是为了出名,而是想为善美金华、信义金华出点力。我看到那些被人丢弃、盗骑的公共自行车,就像看到流浪儿一样,我要送它们回娘家。”

    金华晚报记者 赵如芳

下一页:水稻收割、水牛犁田、荷塘采藕…原来老外干农活也那么麻溜~